·60年记忆:修建烽火防洪大堤
·60年城市印象:从黑白到多彩(
·最是后园风景好――纪念林伯渠诞
·社教文艺专题片:九 澧 渔 鼓
·广播言论:揭开“面子”看“里子
·广播电视服务部
·临澧广卫数字传媒有限公司
·湖南有线临澧网络有限公司
用户名:
密 码:
最是后园风景好――纪念林伯渠诞辰120周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获“常德广播电视奖”三等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片长:11分8秒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主持人:各位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大家好。欢迎如约关注《临澧风情大观》节目。2006年3月20日,也就是今天,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林伯渠诞辰120周年纪念日。家乡人民举行隆重的仪式深情缅怀这位革命先驱,并在他的家乡-修梅镇凉水井村树立起了高大的铜像。 站在林老铜像前,我们不禁想起了51年前,已经70高龄,时任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林老返乡的情景。1955年,正值新中国国民经济发展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,但当时时局出现全局冒进、社会主义改造过急过快等问题,这让林老内心十分焦急。为了取得最真实的调查资料,林老怀抱一腔爱国情和故乡情,踏上返乡旅程和家乡人民亲切话谈。

    正文:(音乐起)
    一九五五年四月五号,林老回到了阔别四十年的湖南老家。汽车在通往湘西北的公路上飞驰着,公路两旁的景物,对于林老来说,多么熟悉,又是多么陌生。一路上,他不时地指指这里,指指那里,不停地对陪同前往的省委书记周小舟同志说:
    “变了样了,变了样了。”
    汽车过了常德,离临澧县城就不远了。拐过一条山冲,林老远远地发现公路边的田里,几个农民正在收割麦子。麦子还没有黄透,怎么就割了?多可惜!汽车开到麦田边,林老叫司机停车。
    林老下车后,一直朝麦田走去。几个割麦的农民怔住了,不知出了什么事。这条公路上,来来往往的车辆不少,可从来没有见到一下来了这样漂亮的小轿车呀。这个白头发老头子跑到田里来干什么?于是,大家停了手。
    林老走到田边,对其中一个农民说:
    “老兄弟,这是互助组的麦子吧?”
    “是呀。”那个农民答道。
    林老抽了一穗麦子,剥了一颗送到嘴里咬了咬,又说:“还没有干浆呢,等几天割不行吗?割了麦子插中稻赶得及嘛!”
    “赶是赶得及,就是屋里的伢儿等不得,肚子饿了,哭起来哄不住啊!”
    林老点了点头,说了声,“啊,是这样子的,不要紧啦,政府马上就会帮助大家解决困难的。”说罢,挥手告别了那几个老乡。
    在临澧县委住下来的第二天,林老就主持召开了一个座谈会。参加座谈的,除了县委负责同志,还有附近几年乡的党支部书记,以及跟贺老总一道长征过的老红军刘云。
    大家围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坐下,林老叫人摆上糖果、点心,微笑着说:
    “来,吃糖吃糖,都是一个屋里的人嘛,讲么得客气啊!”
    大家见林老这样和蔼可亲,还是满口的家乡话,一下子拘谨全没有了,气氛马上活跃起来。
    “林老,您好多年没有回老家了吧?”
    “是啊,整整四十年了。”说罢,轻轻叹了一口气说:“感谢共产党,感谢毛主席,要不,我这一辈子也别想回来啦!”
    接着,他站起身来,兴奋地说:
    “我这次是毛主席打发我回来的,看乡亲们生活过得怎样,互助组搞得怎样……”
    顿时,大家都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。都争先恐后发言,畅谈翻身以后这几年的好日子,还回忆了前几年闹土改、分田地、抓土匪时那种喜悦的生活。林老含着微笑,频频点头,兴奋得白胡子也微微颤抖了。
这时,他又笑着问大家:“现在,比方说,今年春上,大家生活怎样?我希望大家能如实谈一谈。”
    屋子里的空气象一下子凝结了,大家都不作声。
    “怎么?大家只管讲呀。”
        还是老红军刘云胆子大些,他巴嗒了几口叶子烟,开了腔:
    “报告林老,他们不讲我讲几句吧。”
    “好哇!你讲吧。”
    “要说嘛,解放以后这几年老百姓的确翻了身,大家刚才没说一句假话。只是去年的统购,太购狠了。现在好多人都揭不开锅。您去看,学堂旁边八方楼那里的一棵榔树,皮都剥光了,不少人买豆渣当饭吃。不是个路哇,报告林老,没有了。”
    “是的,缺粮的困难户,俺乡里也有。”
    “我们那里的麦子,等不得黄就割了。”

    林老态度变得严肃起来,站起来慢慢说道:
    “同志们,大家讲的,我都相信。去年的统购,出了一点偏差。购过头了,这不对。责任不在下面。我回去以后,一定向中央汇报,请大家相信,政府就会纠正这种现象的。栽田的嘛,吃不饱饭,怎么行哪!”
大家感激地望着林老,赞许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 晚上,林老特意把修梅乡的乡长陈守春留下。
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,林老把陈守春接到食堂里,同他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。桌子上摆着包子、稀饭,还有几样蔬菜。陈守春哪敢放肆吃呀,吃了两个包子就说饱了,林老笑着说:
    “你装么得斯文哪,吃吧,吃吧,吃饱。吃不得几芦花碗,算么得栽田的:”说罢,硬是把包子塞到陈守春碗里,同桌吃饭的周小舟同志也被林老逗笑了。
    吃完饭,林老带了个小本本,对陈守春说:“我问你一句,你就讲一句,是什么情况就讲什么情况,只管讲老实话,不要紧的。”
    “好,我一定照实讲。”
    林老先问起修梅乡办互助组合作社的情况,再就是问乡里有多少人,多少土地,多少水田,一亩田产得好多谷,顶多的产多少,少的产多少,去年一亩田要统购多少,统购以后平均每人一年口粮量多少,最少的量好多……
    陈守春一边回答,林老一边把眼睛贴在小本子上记,一字一句,记得那样的仔细、认真。
下午,林老又专程来到修梅乡所在的第四区区政府,和区上的同志们谈了一下午。末了,林老拿出一叠画报,这是一套中国革命历史的画册,厚厚的足有二十四本,第一本的扉页上,有他的亲笔题词:
    “赠给修梅乡的人民。林伯渠”
    多少年来,这些画册都由陈守春珍藏着。
    林老临走时,区委的老郭同志提议:“林老,要不要到凉水井老屋场去看看?”
    “不用了,能看看大家就足够了!”林老站在区政府门口,面对着凉水井方向,默默地念起了他在1941年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时写的那首怀念家乡的诗:

    儿时心事浑难忘,梦里仓皇返故乡。腊鼓停弦过闹市,牌楼驻马望阡岗。山容淡远青还在,壁合无间色亦香。最是后园风景好,百花如锦拂檐墙。

    (音乐渐隐)
    主持人:各位听众,刚才,我们为您讲述的是1955年林老回到家乡临澧县调查研究的故事。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51年了,但林老那种说实话,办实事、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求实精神仍然是我们今天的宝贵财富,特别是当前我们在进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时,林老的精神对我们更有着很强的指导意义。好的,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全部内容,感谢各位的收听。再会!

 

 


 


版权所有:临澧县广播电视台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
主 办:临澧县广播电视台
地 址:临澧县楚园大道 电 话:0736-5831218
制 作: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 网络带宽提供:中国电信